考虑生态平衡的绿色包装设计

日期:2020-07-28 00:03:46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在全球化考虑生态平衡,保护环境,节约能源的背景下,国际社会普遍进行绿色包装项目并由包装设计协会等团体进行一系列活动组织推广。为了推动我国的绿色包装设计事业,介绍绿色包装的有关知识及国外绿色包装的有关信息很有必要。   有人会产生这样的担心:绿色包装是否会使设计或商品变得不堪入目?当然不能认为设计是万能的,什么问题都能靠设计来解决,对于设计能做什么,应做什么,有必要加以客观、具体的理解。存在于包装中的生态学问题,指的就是作为人工产物包装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因果关系问题。为了使技术适应于素材、加工等过程中的经济型问题,并进一步实现生态化,对于包装终其一生消费掉的能量总数问题要有一定理解。理解了适应于经济型的技术,如何利用它就成了设计应当参与的问题。再循环法或是废弃物回收等都是对法律与社会结构的理解。即便是符合技术、制度的绿色包装,根据生活者的不同,仍会伴随着各种问题,如因理解不易造成的不便,或由寒酸外表导致欲望得不到满足等,因此很难得到普及。捕捉并理解生活者那方面的不便和欲求,面对问题做出解决。从这点出发;通过绿色包装提供一种新价值,是设计应当参与的重要问题。   任何一种包装在完成其使命后都逃脱不了变成废弃物的命运。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包装只要近在身边,就显而易见会变成一种废弃物。因此,也有人主张“无包装”的做法,不过那似乎过于短路了。为了使物品从生产的地方,经过流通,到达消费的场所,包装在现代社会中已变成一种不可或缺的东西,由无包装或是不完备的包装引起的物品在生产与搬运过程中造成的原料与能源的损失,会更严重,而且有时,物品甚至还没得到使用就当作了废弃物,如果想要保持被包装物的卫生,也会产生问题。   然而,废弃物确实会达到无论如何必须被减少的阶段。第一,废弃的数量无非是资源消费量的表现。第二,在废弃物的最终处理阶段为了填平它而使用的土地面积是有限的,这是摆在现实面前的一个问题。因此,将废弃物问题作为观点,就会成为考虑如何努力实现绿色包装设计时的具体切入口,即如何减少废弃物(垃圾)?如何除去垃圾?以及如何有效利用垃圾?   在设计与此前的商品企画、包装计划中,为了实现绿色包装而采取的具体方法有:   1,“减量化”   减少垃圾的同时就会省资源、省能源。减少要素的“部分削减”是将过去由许多部件构成的包装中多余的一些部件除去的方法。其中,有些是由技术不成熟引起的,而许多则是因为追求虚荣,或是因袭习惯引起的。为了将其舍弃需要具有勇气,同时,将虚荣与习惯视作陋习,需要企业与消费者双方的价值观与感觉都发生转换。在此过程推进中包含着广告的大众传播固然必不可少,而若想使由部分削减引起的物品的简单化不致在感性上出现寒酸相,则须期待包装设计的力量。   2.“抛弃容易化”   在抛弃用完的包装时,难免会遇到许多迷惑。为了除去消费者的这一烦恼,促进适当的抛弃,正是作为绿色包装设计的使命。在包装中,也有无法保留或无法再循环的东西。这主要存在两个原因。其一,即使可以或再循环,其所耗的能源往往比垃圾处理更大。其二,那种只能对其进行垃圾处理的情况。因此,现有的燃烧处理是有效的。沿用至今的掩埋法会对剩下的少量掩埋地造成压力。“燃烧容易化”即指转向对可燃家材的运用。此时寻求的是对焚烧炉损伤小的低热量素材与燃烧后残渣少的素材。选择或活用这种素材已成为设计的一个课题。   “安全素材化”不仅是指在燃烧后不会产生、残留有毒性物质,而且还包括在再循环时的回收处理中,以及掩埋之后和散乱放置的情况下也不会具有毒性,其范围十分广泛。在设计之前实施“安全素材化”乃是理所当然。   “散乱防止化”指的是为使环境不受到由包装中的小部件的散乱引起的污染而采取的保护方法。其典型事例有易拉罐的开口零件和瓶盖等固定于瓶身上的东西。许多应在设计之前就得到处理。   “无分别化”和“分别容易化”指的是针对燃烧处理或针对促进可保留与再循环的回收所做的推备工作。特别是在再循环中,将不同物品混合后回收,其再生所需的代价就会提高,不仅如此,有时这种不同物品的混合甚至还会引起处理系统的损害。因此,当然就应该避免混用不同的素材,谋求由同一素材带来的“无分别化”,以及素材混用时的“分别容易化”,帮助消费者选择适当的抛弃方法。因此,无分别化与分别容易化就要在包装的素材构成、构造和分离方法示意等方面下工夫。   “减小容积化”是指减小使用后的包装体积。在抛弃前的保留阶段与抛弃时、回收时的处理阶段,体积庞大的包装总是叫人生厌。因此可能就无法正确地抛弃它们。这就招致回收率的低下。过大的包装已渐渐落后于时代的潮流。   3.“再生材料利用”   有效利用:‘再生纸’,‘再生纸浆’,‘再生塑料’,‘再生玻璃’等。在再循环过程中既有物质回收又有能源回收。在物质回收时倘不积极利用再生材料,就会危及整个经济。   常识往往认为,比起原始材料,再生材料的强度与外观都略逊一筹,为了确保物质的品质就会期待技术的进步,而如何改善外观则是设计的使命。此时如果拘泥予建立在原始材料基础上的常识就无法解决问题。对每种再生材料各自具有的“美观的性格”在感性上加以活用,那种再生材料就会发生有效作用。   4.“再填充化”   每次都不把包装扔掉,而将其作为“母容器”来使用,用更加简便的包装对被包装的物品进行再补充的方式就是所谓的“再填充“。它又可分为两大类:更换被包装物品来进行补充的“内容更替”和交换象卡盘式那样的部件进行的“部分更替”。   无论用何种方式,第一要寻求的是能够支持母容器长期使用的物理上的耐久性和机能上的便利性,以及备齐了永不生厌的设计三步骤的正式工具。   第二,在补充期间,被包装物无论是物质上还是价值上都必须是相同的,对于这一点有必要在设计上用一个标志性的操作显示出来,以方便在进行内容更替与部分更替的操作简单易行。总之,信息与工具双重的准备是很有必要的。   此外,再填充方式也存在烦恼。消费者将母容器反复使用、丢弃、再购入的烦恼。只要母容器是个正式的东西,就一定会造成很多浪费,从企业方面来的防止诉求固然必不可少,但最后还是与消费者方面的理解、态度相关。    5.永久使用的“可返回化”   曾广泛普及的牛奶瓶,至今仍然健在的啤酒瓶,对这些反复进行利用就是所谓的“可返回”。在这种方式中,一般来说,为了寻求包装(容器)的耐久性往往使用较重的物品,为了回收时清空,配送回收的同时就必须要耗费比较多的运输能源。此外,清洗容器也需要能源。因此从能源消费总量角度看,不能一概而论说全是好的。   另一方面,在聚用这种方式的每个个案中,要是包装可返回,维持供给、回收、再利用这一循环的能源的效率就会提高,从而就会成为一种生态产品。   不仅如此,是否绿色包装,必须在各种具体情况中分别加以判定。一概而论其是优是劣乃是十分危险的。应该认为“不存在优劣之分,而只存在各种情况下是否合适的问题”。   在可返回方式中,尽量排除输送时造成的浪费而对容器进行设计,成了一个基本的课题。要是站在消费者一方,象使用啤酒瓶这样习以为常的方式自然不存在问题,但若非如此,面要采取其他的可返回方式,则需要采取一些方法使其被人理解。   6.能再生的“再循环化”   再循环分为物质回收与能源回收,物质回收又可分为两大类:回收过程开放于整个社会的开放系统与仅限于一个企业商品的闭合系统。一次性照相机就是后者的一个典型。通过照相机式胶卷商店回收,然后以各造商为基础加以物质回收,然后进行再利用,在每家制造商那里就确立起一个闭合的再循环系统。因此,这种种类的照相机(俯带镜头的胶卷)不被叫做“用了就扔”,而被叫做“甩到尽头”,这就是出于一种再循环的意识。   为了控制对资源的掠夺,而且还制定了再循环法,如何解决再循环问题已成为一个时代的课题。然而,要是说在那种技术和社会制度的主要构筑中设计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也不能算过分。   不过,在消费者、生活者的立场上,设计对于有效利用再循环技术、支持再循环制度都是能够尽到一臂之力的。   “素材的统一化”、“不同素材的分离容易化”都是为面向再循环的“抛弃容易化”做的准备。“素材的再生可能化”适应于再循环的制度与技术。而上述的“再生材料利用”也是对再循环的一种支持。此外,为了在抛弃时人人都能很容易地加入再循环的制度中而确立一种标志也十分重要。   7.其他“省能源对策”“自然保护素材利用”等   对省能源的新型包装材料运用自如,而使其发挥十足能力,正是设计的作用之一。同样,象甘蔗等从未被当作包装材料受到过人们的关注,对这种自然保护材料的利用开发并赋予其独特的魁力,大多有赖于设计。   以上阐述了绿色包装的几个方法。某种方法对于其他方法也有效果,它们只有相互关连才能产生作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